网站标志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污染和高房价是未来经济增长的瓶颈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7-02-22 08:25:26    文字:【】【】【
摘要:中国的宏观经济,从去年年初开始出现好转迹象。2016年以来增长逐渐企稳,2016年第四季度GDP增长率为6.8%,预期今年一季度增长率可能接近7%。今年经济的开门红也体现在制造业:2012年年初PMI指数降到50%以下,然而目前PMI指数处于缓慢回升中。同时,挖掘机销量、重卡销量等能反映经济周期变化的高频数据走势不断上行;工业企业收入、利润,出现明显回升,反映了中国经济近期的好转迹象。
中国的宏观经济,从去年年初开始出现好转迹象。2016年以来增长逐渐企稳,2016年第四季度GDP增长率为6.8%,预期今年一季度增长率可能接近7%。今年经济的开门红也体现在制造业:2012年年初PMI指数降到50%以下,然而目前PMI指数处于缓慢回升中。同时,挖掘机销量、重卡销量等能反映经济周期变化的高频数据走势不断上行;工业企业收入、利润,出现明显回升,反映了中国经济近期的好转迹象。
  从消费来看,2017年开年消费增长良好。去年10月份以来,房地产销售受到抑制以后,部分可选消费开始出现回升。不仅国内数据,海外所有在中国销售的商品,包括奢侈品,在多年的负增长之后在去年四季度恢复到正增长;
  从房地产的成效额来看,去年房地产的成交额很高,且实际投资和开工相比历史水平较低,基于此,今年地产投资不太容易有较大幅度下滑;从出口来看,中国出口表现出回升,尽管可能有出于对人民币信心不足而导致出口数字低报,中国出口回升速度与周边的台湾、韩国、日本相比较小,但出口回升的趋势仍非常明显。
  经济回升的主要原因是真实利率明显下降,加之财政政策的扩张。无论从消费者还是生产者角度,中国的真实利率在2014年的降息周期之后均迅速下降。2012年到2016年初,制造业借款利率约为7%至8%,但由于PPI为负,长期的真实利率超过10%。
  目前来看,基准贷款利率、基准存款利率均在有史以来最低水平,甚至低于1998年与2000年的水平,一年期基准的贷款利率达4.6%,央行最新公布的加权平均贷款利率是5.27%,而名义增长回至9%。
  这反映了经济正在由通缩走向再通胀。目前在尚未到达全面通胀和过热的“再通胀阶段”下,如果无外需跳崖式的断裂或可以导致真实利率上升的严重的宏观调控,总需求的恢复力度将逐渐加大。
  自2015年之后,中国开始真正的财政政策的扩张。挖掘机、重卡的销售商的调研表明,很多地方的基建比民间的房地产开工还要早,初三、初四就开始恢复生产。除基建外,财政对教育、医疗及扶贫支出的力度加大。这也是为什么消费即使在前几年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仍比较坚挺。
  2010年以来我国工业企业负债增速持续放缓。工业企业的总负债增速在2012年左右阶段性见顶后,一路下降。去产能进程从2012年开始,2015年以来有所加速。产能过剩的行业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个数大量减少,除去大家关注度比较高的钢铁、煤炭、有色金属等行业的企业个数大幅减少外,化工、纺织、造纸等板块也出现了企业数量的下降。
  以民企为主的制造业去产能可能已经走过了拐点。制造业的投资在经过了五年的调整后,去年年末开始企稳回升。折旧、过期使得不投资本身即可达到去产能。因此,观察投资需求的边际变动,不只要看房地产、基建,也应该关注包括制造业的投资企稳复苏,尤其是在企业本身的盈利已经开始复苏的背景下。制造业升级和消费升级,将成为今年和未来一段时间中国经济观察中的一个亮点。
  我国经济内生动力有见底迹象,表现在资本开支开始回升,以及上市公司非金融资本开支增速回升。与此同时,GDP中消费占比开始上升,中国的消费类进口产品的比例不断增加,消费逐步成为了一个主要的增长动力。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更多的投资进入了消费和服务相关的领域,并没有进入效益较差的传统的旧的制造业中。为消费和服务进行的投资占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不断加大。随着名义增长的恢复,2016年非金融部门负债占GDP的比例开始出现增速下降。虽然杠杆的绝对水平还在增加,但其增速会随着名义增长的恢复而下降。
  中国经济的通胀压力短期看不是油价,而是治理污染的成本与房价。关于中国经济会不会出现通胀,或者滞胀的讨论,关键在于评估潜在增长率是多少。2003年到2010年,潜在增长的主要制约是原材料,尤其是石油等主要由海外生产的原材料的供给。
  然而,近期经济增长的瓶颈不是石油,而突出在于两方面限制:一是污染恶化的程度。污染的长期治理无法靠关厂子不干活来解决,而需要加大投资来处理污染、开发清洁能源,解决包括北方(包括部分南方地区)供暖等一系列长期积累的问题;二是高房价,中国实行土地管制,城镇住宅建设用地供给不足。
  通过对2015年8.7万亿商品房销售额的分解可以大致估计,税收和土地出让金占城镇房价的六到七成,这构成房价中最大的成本。随着经济的恢复,政策鼓励城镇化的政策,造成土地的需求上升,若不增加供给,需求与供给的不协调将拉升房价,高房价将传导至租金、人工成本从而推动通胀。

脚注信息
粤ICP备16072378号   Copyright © 2017-2018 http://www.gzsftz.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