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PE募资不易、退出也难 24万私募人谁能穿越行业低谷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8-07-13 07:51:19    文字:【】【】【
摘要:私募行业在中国经过二十多年发展,已经从初期的“十几个人、七八条枪”,快速扩张为管理资产12万亿的一个重要金融业分支,从业人员也超过了24万人。(第一财经)
私募行业在中国经过二十多年发展,已经从初期的“十几个人、七八条枪”,快速扩张为管理资产12万亿的一个重要金融业分支,从业人员也超过了24万人。

不过,随着资管新规实施,私募募资难度加大,再加上境内上市规模收缩、并购趋严,私募股权基金退出难度也有明显提升。在这种情况下,行业如何重塑,从业者如何谋变,都成为“寒冬”里值得思考的问题。

“今年金融行业影响最大的一个政策,可以说就是资管新规。再加上中国银保监会合并,金融监管环境发生了一些变化。”清华大学全球私募股权研究院副院长肖星7月12日在“清华PE未来领袖计划”启动会上表示,这些变化对私募从业人员的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信中利资本集团董事长汪潮涌也在上述会议上表示,24万私募从业者当中,有相当一部分是PE(私募股权投资)从业者。而在他看来,PE行业未来可能有三大发展趋势——资金越来越向头部管理机构集中;行业生态更丰富,专业化且区域特色强的基金会增多;由于风控合规要求提高,大量小型空心化私募将被注销,大型有合规意识的私募机构才有生存权。

IPO及并购回落

“募、投、管、退”是PE的四大主要业务环节,资管新规直接影响了PE的募资难度,而上市、并购及新三板交易的降温,则直接影响PE的退出难度。

截至2018年5底,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下称“基金业协会”)登记的私募基金管理人2.37万家,已备案私募基金7.32万只,管理规模达到12.57万亿元,从业人员总计24.4万人。

其中股权投资方面,据基金业协会会长洪磊上周介绍,截至2018年一季度末,私募基金累计投资于未上市未挂牌企业股权、新三板企业股权和上市公司再融资项目数量达8.56万个,累计形成4.72万亿元资本金。

从PE投资行业分布来看,互联网等计算机运用、机械制造等工业资本品、医药生物、医疗器械与服务、传媒等产业升级及新经济代表领域成为布局重点,在投项目企业数量3.7万个,在投本金1.60万亿元,分别占在投项目总数和在投本金的58.5%和34.5%。

虽然今年年初以来“新经济上市”提速让PE界一度乐观,但之后的事实证明还是“高兴得太早”了。据第一财经记者统计,2018年上半年发审委共审核111家公司的IPO申请,其中仅有58家通过,审核通过率仅52.25%。与去年全年380家通过审核相比,上半年过会企业数量仅占去年的15%。

从并购重组来看,上半年证监会并购重组委共审核57起重组申请,这一数量尚不及2015年同期指标的40%;数量下滑并未带来尺度的放松,审核通过率较前三年进一步下降。而下半年伊始,修订后的并购重组委工作规程、投行内控条例都已正式实施。一系列的新政出击,并购市场的严监管态势也丝毫没有减弱之势。

从PE本身来看,在严酷的环境当中,也暴露出更多问题。据洪磊介绍,问题突出表现在四个方面,一是有限合伙型基金中,部分LP和GP关系不清带来利益冲突;二是同一GP同时管理多只同类型基金,存在潜在利益冲突;三是单一项目融资情况大量存在,大量名为受托管理、实为单一项目融资的资金中介业务以基金名义出现,导致单一项目风险等同于基金风险,加剧风险集中度和风险传染可能;四是运作期限短,缺少“耐心”资本应有的投资运作属性。

“X+金融”与“创业者”最受偏爱

外有强力监管与低迷市场,内有项目泡沫与风险陷阱,在这种背景下,PE人才更加成为管理机构取胜的关键要素。

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副院长陈煜波表示,启动PE未来领袖计划,就是为了培养中国新一代私募股权投资领域的各类专业人才,使科技和资本有机结合,促进金融更好的为实体经济服务。

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私募投资的挑战要比想象中更大。“现在投资挑战越来越大。国际环境变化,国内经济环境也不断变化,管理升级都需要更专业、更全面的人,”华控基金董事总经理、海外基金CEO董攀也在上述会上表示,他特别看重的PE从业者,最好是曾经对公司盈利负责的人。比如创业者——即使是失败的创业者,也比单纯“MBA类”人才更能胜任。

汪潮涌也持相同观点。PE普遍偏爱创业者,他们或创而优则投,抑或创而败则投。“创业失败也是一种非常难能可贵的经验,尤其是连续创业者,”汪潮涌说,这类转而做投资的也是大有人在。

整体趋势来看,私募行业对从业者的复合型背景要求越来越强。汪潮涌称之为“X+金融”类人才。比如,X可以是IT公司的创始人或高管。在他看来,目前创投和PE人才,在专业性上的要求已经越来越强,对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生命科学等等硬科技人才的需求越来越高,行业已经在越来越多地引进一流高校的技术专业毕业生。

值得一提的是,股权投资不同阶段对人才的需求也有很大不同。早期天使投资阶段,一方面需要非常强的行业和专业背景知识,不需要借助平台或研究团队来帮他分析行业和投资机会,他本身就有能力进行判断;另一方面,他需要有强大的资源,比如资本优势或项目资源。

PE阶段,对尽调、估值、谈判等素质都有很高要求,投行出身的人才比较有契合度,因为他们受过严格的专业训练,建模、预测等基本功扎实。

而并购阶段,对金融知识的要求则更高。因为需要面对非常多评估和选择,比如并购项目是否要退市、是否要拆分、哪些卖掉、哪些再上市;又涉及如何进行价值重构,如何改变财务结构、降低财务成本、改变资本构成以提高ROE等等。

“这个过程除了财务知识、金融知识,还需要对行业的理解、谈判的能力、品牌推广的能力、地推布点的能力、人才人员管理的能力等等,越往上做越是综合性人才,”汪潮涌说,因为最后到并购阶段,做的项目一般都是几十亿、几百亿的大交易。
脚注信息
粤ICP备16072378号   Copyright © 2017-2018 http://www.gzsftz.com/ 版权所有